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有远方

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

当前位置:首页 > 当代诗

衣米一 : 爱到黯然神伤时明天诗歌现场|衣米一|诗歌|诗人|明天诗

主题:衣米一 , 诗歌 , 诗人 , 明天诗歌现场

    衣米一 : 爱到黯然神伤时明天诗歌现场|衣米一|诗歌|诗人|明天诗歌现场

   【衣米一简介】湖北人,现居海南。诗歌作品发表于《汉诗》《长江文艺》《诗刊》《诗选刊》《凤凰》《现代诗》(台湾)等刊物,入选《诗歌精选》《新世纪诗典》《当代诗歌导读》《文学》《明天》华语诗歌双年展等多种年度选本,结集《无处安放》《衣米一诗歌100》。

    


    

   总 策 划:谭克修

   统  筹:刘一木

   时   间:2015年4月1日

   讨论诗人:衣米一

   主 持 人:邵风华


    

   衣米一的诗歌赏析

  

   《酒店用品》

  

   它们租用我们

   我们的身体成了它们的工作间

   梳子牙具沐浴液

   按照自己的法则

   清理我们

   从皮肤到牙齿

   疏而不漏

   泡沫成团涌起

   水

   顺势而下

   每到一处就创造一处小世界

   我们视这一处光洁如新

   适宜复活

   或者诞生

  

   针线包缝合厮磨落下的扣子

   缝合我们的空隙和深渊

   我们不能否认

   我们是带伤而来的

   在旅馆

   黑暗吞噬我们就像岁月

   吞噬我们的青春

   它吞噬得越多

   我们就越沉默

   它吞噬得越快

   我们就与它等长等宽等高

   这是一个没有旗帜的领地

   我们成了彼此的旗帜

   我们物质

   我们不灭

  

  

   《写给一只失踪的母鸡》

  

   我期望一只母鸡带回一群小鸡

   我期望她不是失踪而是出门去生儿育女

   我期望她现在有一个巢,这个巢已经铺上了干草

   我期望她不是厌倦了我,即使厌倦也不厌倦整个世界

   我期望我的家像极了她的巢,虽然我并不知道那个巢在何处

   我期望那个巢旁边有粮食,附近有虫子,后方有春天,前方有夏日

  

   我期望一只母鸡回来时爪子仍然是爪子

   她成群的儿女踩着小小的爪子在我面前挤来挤去

  

  

   《南方的房子》

  

   南方的房子

   端坐在南方

   她养着一些蜥蜴

   并允许他们

   趴在她身体上

  

   她没有经历怀孕和分娩

   也没有一个异性来

   充当这些被养者的父亲

   但,这不妨碍他们互爱

  

   他们的爱,反复经受着黎明前的黑暗

   和黑暗后的黎明

   在很多时候

   很多事情上

   他们是共密者

   是同谋犯

  

   每天,当一切都安睡了

   南方的房子和她的蜥蜴

   还醒着

   他们打量着

   温暖潮湿的南方

   他们,从不打算搬到另外一个地方去

  

   这一切。这些蜥蜴

   使南方的房子

   有别于

   其他的房子

  

  

   《今生》

  

   我需要一间房子

   来证明我是有家可归的。

   我需要一个丈夫

   来证明我并不孤独。

  

   我需要受孕、分娩、养孩子

   来证明我的性别没有被篡改。

   我需要一些证件

   红皮的、绿皮的和没有封皮的

   来证明我是合法的。

  

   我需要一些日子

   来证明我是在世者,而不是离世者。

   我需要一些痛苦,让我睡去后

   能够再次醒过来。

  

   我需要着。我不能确定,我爱这一切

   我能确定的是

   我爱的远远少于我需要的

   就比如,在房子、丈夫、孩子、证件、日子和痛苦中

   我能确定爱的,仅仅是孩子。

  

   还有一种爱,在需要之外远远地亮着

   只有我知道,它的存在

   我并不说出

   爱被捂住了嘴巴

   爱最后窒息在爱里。

  

  

   《在瓶子里》

  

   我住在那个灰色的

   瓶子里

   我活着

  

   天冷时,想过要换一个

   莫兰迪的瓶子

   那些不会被碰倒的

  

   只是想想而已

   无聊时,我就在灰瓶子里

   啃指甲

   就想象有另一个人也住在瓶子里

  

   一个离我不远的瓶子

   他会来找我

   用爬出深井一样的勇气

  

  

   《制造》

  

   做美厨娘

   你知道的

   就是用A加上B

   制造碗中物

   就是用精子加上卵子

   制造陌生的你

   就是跌倒

   让血碰上土

   就是打击乐

   12345

   你出生吧

   如果世界开始坏了

   如果世界已经坏了

   你不要躲在那里

  

  

   《在火里》

  

   你不知道我在火里的模样。

   你以树木描述我,以灌木乔木描述我

   以纸或者油描述我

   你听到了噼噼啪啪燃烧的声音。

   你以炮仗描述我,它是喜事和丧事埋下的地雷

   你以倒下的灰来描述我。

   只有这一次,你是正确的。

  

  

   《阴窥镜》

  

   将阴窥镜插入体内

   它比你更强硬

   更深地

   照亮我的黑暗

   它探照灯一样

   照着我

   黑洞里的宝藏

   宝藏上面的废墟

   废墟上的斑点

   伍尔芙的,图钉和玫瑰花瓣留下的痕迹

   它在我从不见天日的隧道里

   照来照去

   这儿轰隆隆跑过火车

   跑过汽车

   跑过孩子

   它照到了意义的全部

   激情前的火炭

   火碳熄灭后的残骸

   你的和我的

   而伍尔芙那个女人

   把自己沉到水底去了

  

  

   《在海边》

  

   在海边,爱一个毫不相干的人

   带他回家,给他幸福。

   用他的沙子

   为他造一双儿女,用他的海水炼出喂养他们的盐。

   他的儿子出生在白天

   他的女儿出生在夜晚。

   我度过了完美的一天

   历经恋爱,生育,和死亡。

  

  

   《我没有发出声音》

  

   早晨醒来

   我突然感到十分孤独

   天都这么亮了

   外面一定有人

   有喧哗声

   和每天的这个时候一样

   客厅传过来

   电视的声音

   他就在那里

   只要我一叫

   他就会进来

   如果我叫了

   孤独就会听到我

   求救的声音

    


    

   主持人推荐语:

  

     作为一个兼职的诗歌批评者,我一直提醒自己不要像谢冕先生等前辈学者一样,因为对诗歌现场的疏离、多年未读诗歌却对当前诗歌的发展现状遽下结论而多所妄言、授人以柄。因此,我通过多种途径对新涌现出的诗人保持了尽量多的关注。但是,当我读到衣米一给我发来的诗歌时,还是吃了一惊。因为,我此前虽然知道这位女诗人的名字,却还是第一次读到她的作品。静想一下,不得不归咎于我那一贯的可憎的傲慢:总认为好的诗人早已了然于胸,而不熟悉的诗人则基本上不值得阅读。此时不由不冒出一身冷汗。

  

     出生于60年代后期的衣米一显然是一位颇为成熟的写作者,她的语言感觉,她切入诗歌的方式,和对世界的认识,决定了她一定会在一大批女性诗人中脱颖而出,从而成为其中风格独特,卓然而立的一位。因为她在具备一般女性写作者在语言上的天赋之外,更有一种灵魂上的穿透力。她的诗总是能凛然地掀开生活的表面,以冷静和严酷的真实感刺中阅读者的心脏。她很少描写光风霁月的美好景象,和温柔如水的感情生活,在她的诗中,人们用最滚烫的语言歌颂的爱情竟然如此冷硬和现实:我需要一间房子/来证明我是有家可归的。/我需要一个丈夫/来证明我并不孤独。因为在她看来,“爱最后窒息在爱里。”得出这样的结论也许是痛苦的,却也是无奈的,因为这就是我们生存的现实。

  

     我想,作为一个主持人,给大家推出一位值得阅读和品评的好诗人并保证阅读和讨论的有序进行,比自己站在台上喋喋不休好得多也重要得多。下面,请各位诗人朋友就衣米一的诗歌进行讨论和发言。为了取得更好的效果,使讨论更有现场感,请尽量不要把准备好的过长的发言一下子贴出来,这样不利于阅读,更不利于讨论。比较好的方式是在总体印象的谈论之后,对每一首具体的诗歌进行具体的批评。

    

     在这里,我把艾丽丝。门罗关于小说的一句话中的“小说”二字改成“诗歌”同样有效。“好诗歌是一间带窗户的房间,能吸引读者走进去,读者身在其中,透过往外看,能看见窗外的自己。正是如此,我们在阅读诗歌时,既看到作者,也透过作者及其诗歌看到我们自己。”现在,衣米一诗歌的网上讨论会正式开始。请各位踊跃发言。

  

   邵风华


   诗人评论:

  

   牧野:

   又一个优秀诗人登场,第一次听到她的名字——衣米一,带着二次大战的绝望与颓废,跨越迷茫一代垮掉的忧伤,无论爱与不爱,女性主义的女权意识仿佛窥阴镜隐秘的激情,在这一代女性诗人身上,游戏,沐浴,创造一个又一个美妙光鲜的世界,在世界的私处,出离,出逃,貌似安静地生活,貌似爱,与被爱……

  

   金黄的老虎:

   爱到黯然神伤时(衣米一的诗歌赏析)

   衣米一是女人。女人一辈子的主题就是爱。诗人衣米一爱什么?

   在《酒店用品》里,她爱她察觉到的与物质对峙的局面。在《写给一只失踪的母鸡》里,她高擎一个期望,唯愿生命永远能够躲开无常,回到日常。

   在《南方的房子》里,她用房子,蜥蜴为拟态物,妥当安排了一场爱的结构和秩序。

   在《今生》 里,她继续安排着与世界的依存和寻求着爱的确认。

   《在瓶子里》(印象里这是某年李少君给我们的一个同题诗),依旧是在构建一种发起爱的确认过程的幻想。瓶子隐约就是禁锢和保护我们青春模样的初期阶段境况。

   在《制造》 里,是爱中的自我安慰语。

   《在火里》,则是向那个世界里的“你”解说爱的镜子里,那幅自我的姿态。

   在《阴窥镜》里,依旧是在向“你”絮叨、兴致勃勃阐述爱的各色事物。

   《在海边》,是对爱的全过程的兴冲冲和忧忡忡交织的囫囵虚拟。

   在《我没有发出声音》,则是对家庭日常物态的敏感(爱的沉寂)。

   从这十首诗解来,都是女性爱的枝枝丫丫。但诗歌整体气质里还是多沉郁,多顿挫,尤其在语言上,个人特质浓重,因而很有感染力。其实,这是衣米一诗歌一贯的魅力。

  

   南方:

   浅谈衣米一诗歌

   我见过的衣米一瘦高苗条,身材姣好,是一个漂亮人儿。我读过她的大部分诗作,诗歌语言干净利落,叙述冷静,暗藏锋刃,甚至有些决绝,这有别于大多数女诗人。她的诗歌大多简短,质地干净,不铺排,不张扬。我喜欢她诗歌内里的力量,隐忍而坚韧,她的呐喊化为沉默,竖耳倾听,常回荡于心。

   也许是刚从周瑟瑟的诗歌狂欢中走出来,现在集中读衣米一的诗歌,我感觉到女诗人(包括我)在诗歌题材上的局限,总是有意无意地在“自我”上徘徊不前,深度有余,宽广不足。不知衣米一是否同感。

  

   《酒店用品》:

   感想:人的空虚、绝望与物的沉默与不灭是对等的,其中的不灭当然只是有生的不灭,由带伤的心灵制造和毁灭。而诗人叙述越冷静,这伤口就越深。衣米一的诗歌语言克制、隐忍,如一串黑色珍珠,在相对的空白中更显夺目、异彩。

  

   《写给一只失踪的母鸡》:

   感想:一只失踪的母鸡其实就是诗人心里的那只母鸡,是诗人期望的那只母鸡,也是诗人自己。这首诗没有复杂的技法,从起句就直截了当并由此一路铺展,将所思所想通通呈现在读者面前。我们能够从中读出清晰的脉络,并与诗人自然而然地“想”到了一起。母性多么美妙啊,“她成群的儿女踩着小小的爪子在我面前挤来挤去”。

  

   《南方的房子》:

   感想:这首诗的叙述方式容易让人着迷,繁复,绕来绕去,自怜自恋,女性期待着男性。似乎最终什么也没说清楚,但诗人自信满满地,呓语般构建了这所南方的房子和房子里的一切。当然,这真的是有别于其他的房子。

  

   《今生》:

   感想:大多数女性读者对这首诗应该是有共鸣的。语言一贯的干净利落、准确,诗思清晰。此诗是诗人独自面对自己的言说,在认可既定的命运里,做的小小挣扎。结尾把整首诗推至更深更远之处,沉默被无声地放大。我能读出其中的弦外之音。

  

   《在瓶子里》

   感想:终其一生,我们都是孤独的,期待着有人回应。深井是一个好的意象,孤单,绝望,唯有一孔光亮给人以些许希望。

  

   《制造》:

   感想:这首诗应该是即兴而至,有阅读上的一些新奇和快感。但我不满意仅仅只有这些。

  

   《在火里》

   感想:燃烧之后的灰烬。我们可以想象这个痛苦的历程,之后归于平静。诗中的“树木”、“灌木乔木”“纸”和“油”、“炮仗”,都是火中的威胁,如同我们生命中所经历的一切,而最终,只有无言的灰烬能描述一生。

  

   《阴窥镜》:

   感想:“阴窥镜”,一个冰冷坚硬的外物强行介入女人的身体,但同时却得以窥见如花一样的身体里面,那些宝藏、废墟,激情与寂灭。身体在说话,但不是吴侬软语,而是冷静如铁。女性的心灵感受力要强于男性,因而她的悲伤也更为彻底,更决绝。

  

   《在海边》:

   感想:一天等于一生。既有命定的,也有即兴的,偶然的,但这一切无非转瞬即逝。这首诗过于线性,单薄,不是我理想中的好诗。

  

   《我没有发出声音》:

   感想:这首诗能看出诗人的精巧设计,前面铺垫,结尾出彩。但这首诗过于瘦削,骨节突出,尤其最后一句,稍感突兀。

  

   湖北青蛙:

   《酒店用品》:

   衣米一至今仍是我相当不太了解的同乡诗人。但她的诗读来,总会有相当多的赞 叹,一个女画家,诗也写得如此好呀。大约会这样说。

   此首诗似乎是在对酒店用品的理解与阐述基础上建立起来的诗行,但又似乎转述到对我们身体性的理解与阐述上。我们在某些时刻,也是“酒店用品”?我们如何做到最后成为一领地,被对方插上旗帜?或者说,那些时刻,带来的是内心永远的牵念与怀想,继而可以说,我们虽物质,但不灭?

   这样的理解,相当美好。它解放了心间的块垒,解决了快餐酒店的最深层的内心冲突问题吧。但我想,它永远是一个问题。诗行可以解决的,生活不能完全解决它。

  

   《写给一只失踪的母鸡》

   这首诗,我早几年前就读过。那时西辞唱和我弄“弹棉花诗歌音乐”选中它谱曲 唱诗。西辞将此诗中的那种反复咏叹,小小的悲伤无以转化,继而用美好的想象来替代料想中的结局的心思,表现得淋漓尽致。

   读此诗后,我曾专门电话衣米一,此诗的写作背景。令人欣喜的是,或者说令作者意外的是,失踪的母鸡最后回来了,它真的带了一群儿女回到了主人家。这是一首小小的,难得的佳作。

  

   《南方的房子》

   此诗不意外,简单陈述了南方的房子,居住其间的女主人及她养的蜥蜴的情况。

   此诗,让我们借诗行完成了一个简单的窥视动作,哦,有人,在南方的房子,过这样简单的生活。能如此不悲不喜,无所挂障地说及自己似乎波澜不惊的生活,也是此诗所要表达的一种平静吧。

   我们若是真的能做到平静、简单的生活,甚至不那么需要、期待异性参与的生活,那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儿。越是平凡的人生,我们越不能。

  

   《今生》

   这是一首到最后打开了的诗。前面说的,似乎都是被迫的需要,并不强烈的、平淡的可要可不要的需要,但最后却是,那种强烈的需要,那说不出的爱,被捂住了嘴巴,不能说出来。这强烈需要的爱,被一种秩序之爱所抑制,所窒息,甚至被迫剪除,伤逝了吧。这是人性之叹喟。永远都可能发生,永远无法避免,永远都让人痛楚。

   衣米一写这些来,仍然显得淡然,从容,无矫情,不伪饰,自然妥贴。难得。

  

   《在瓶子里》

   作者所要说的瓶子,一定是象征性的瓶子,可以指代我们能够不太动用心思去理解的环境和秩序。

   谁看穿了它,谁能摆脱它?谁能破坏它?谁能爬出瓶子,到达另一个瓶子?

   晚间应酬,不能多写。抱歉。但我想急匆匆地表达一下,衣米一的诗散淡,字面几无强烈的情绪表达,底里却蕴含诸多人生之感叹,对人性与社会清醒的认知,使其诗隽永。

  

   黄梅语:

   认识几个字,没有谁比谁聪明多少。——艾略特

   《酒店用品》

   占据生活高点,核心得到支撑。惜上下两段可以切割、单独成篇。后四句概念化 ,可舍。

  

   《写给一只失踪的母鸡》

   “我期望她不是失踪而是出门去生儿育女”,道尽生活的悲哀与残酷。在社会问题的逼迫与挣扎中,我一眼就望见诗人心中的春天:长出大爱的花草,燃起不息的火苗。这份悲悯,难能可贵!

  

   《南方的房子》

   暗喻、反讽自如,命题成立,写得感觉有点悲壮。 “从不打算搬到另外一个地方 去”已经达意,尾段不需总结。

  

   《今生》

   这首有了痛感,虽然不是锥状,属于散射。核心一句:我爱的远远少于我需要的。最后还能深入浅出:还有一种爱/在需要之外远远地亮着/只有我知道/它的存在 /我并不说出。到此,止步。

  

   《在瓶子里》

   住在“瓶子”里,瓶子是“灰色”的,幸好我还“活着”,无聊时啃指甲,“想象”另一个人,也住在瓶子里,“爬”出深井来“找”我。终于简洁了,读来已非童话,诗意的光芒总是这样出其不意。

  

   《制造》

   这个太美妙了!无论切入、转换、节奏,都是让人喜欢的。

  

   《在火里》

   展开有声有色。尾结充满智性。

  

   《阴窥镜》

   黑洞里的宝藏/宝藏上面的废墟/废墟上的斑点/伍尔芙的,图钉和玫瑰花瓣留下的 痕迹。想起英国小说家伍尔芙。人类过去的行为是可笑的,没有真正了解生命真谛 , 因而也不能证明什么。我们应该理解生命、享受生命,那就是回归自然,寻找自由。

  

   羊羽:

   最喜欢衣米一的诗是基本上没有形容词,用词普通,但是创作技巧和想象力,直抵心灵。

  

   李之平:

   衣米一的诗很有读头。女性诗人里面难得的思辨与诗性结合得那么好的。

  

   沙丽娜:

   很早就喜欢衣米一的诗歌,她的语言干净纯粹有力度,从不铺陈,从不拖沓。她的诗歌离生活很近,与自我有关,与痛有关。从字里行间也能看出她多么热爱生活又痛恨着现实。但终究还是一个坚韧的人,令人怜惜又钦佩。打开衣米一的诗歌,最愉快的就是能一口气读下去,和有些诗歌的冗长、生僻、艰涩形成了鲜明对比。虽然不深刻,但能抓住人的眼球,燃起阅读欲望,这就是一个诗人很难得的。

   看她的诗歌题材就知道,她是一个生活在诗歌里的女子,诗意俯拾皆是,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会成为她笔下的描述,比如中厨房,比如中宾馆,都能生产出好的作品。诗歌的切入点恰到好处,结尾的提升很出彩,情理之中,意料之外,思考之余,令人唏嘘。

   这组诗印象最深刻的是《今生》,这是女人的诗,是属于女人的。一眼就爱上了,不仅仅是干净利落的语言,精准的表述,还因为共鸣。诗中透漏出的一份无奈,一丝挣扎,都能让同样是女人的我动容。尤其结尾,言外之意,弦外之音,令人思索。

  

   淘溪:

   《酒店用品》

   对于客观的物而言,人也是客观的,我们在生活中租用物品,同时也在出租自已的身体。大多数时候,我们的身体成为了客观物品的用武之地。因此,我们在生活中,即是物品的归属者,又归属于物品。诗中揭示了人与物之间关系的微妙性,细读好有爱。

  

   《写给一只失踪的母鸡》

   读到结尾两行,内心沉了一下,这一首是暗示生活的凶险,以及不入人意的改变吧。

  

   《在瓶子里》

   这一首好喜欢,每个人都装在自我性情的瓶子里,不是吗?衣米一的诗,会使心沉静下来,体会到人在生活中的真实状态。毋庸置疑,衣米一的创作态度是认真和值得认可的。原因有三:一是真性情,不装不造作,没有刻意的去营造,而是自我性情的真实流露;二是真生活,不假不空,缘于生活中的真实感受;三是真深入,不虚不妄,没有刻意的设置阅读障碍,尽量淡化技术手段,用事实说话。

   说句实话,爱临摹外国诗,炫技术的人,都应该闭门反思下。想想怎么样才能用干净的文字把真实的生活表达出来。

  

   李拜天:

   在这个被人愚弄了几次的愚人节,我坐在成都,读海南诗人衣米一的诗歌,本身就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衣米一的这组诗风格都差不多,基本上属于口语的叙事的那种类型(不过如果不能不断改变不断探索,被风格所束缚,对于一个诗人来说,这是很危险的,这点暂且按下不表,以后再说)。按照阅读习惯,我还是先找一首我相对喜欢的一首,比如诗人这组中的《写给一只失踪的母鸡》仔细读一下吧。我不知道诗人笔下的这只鸡是否知道她的主人这么仔细的端详她,如果她知道了还是否好意思下蛋,还好意思生儿育女。但总之有这么一个主人,这只母鸡是幸福的,如果天下所有的母鸡都有这样一个主人,那这个世界必定是一幅太平盛世的景象。诗人对自己属下的这只母鸡是如此的信任和善待,我相信终有一天,诗人一开门一定会有一只母鸡领着一群小鸡从意向的时空出现,给诗人带来莫大的惊喜和安慰,或许这就是信任的魅力。由诗及人,我相信诗人是善良的,她的善良此时正在海南熠熠闪光。祝诗人写出更多更好的诗篇。

  

   张建新:

   衣米一的诗有种老道的质朴,我不想从技术手段来谈衣米一的诗。刚刚做完家务,给儿子放好洗澡水,从一个普通的生活现场抽身出来读衣米一的诗,感觉衣米一就是一个生活现场,她纯粹地再现了活生生的生活以及一个简单的人在生活中“简单”的想法,她同意人的物质属性,把人当成某种物质来进行观照,就有了如《酒店用品》中物质与人相互对调,以及这样奇妙的诗句:“我们的身体成了它们的工作间”。不强行夸大精神、灵魂及信仰,使衣米一可以脚踏实地,获得了一个与生活之间的平行视角,去观察和认识自己周围熟悉的生活,并不去试图探寻陌生的虚无或高蹈。

   《写给一只失踪的母鸡》、《今生》这样的诗不是一具出窍的灵魂所需要的,而是平平常常的一具肉身和依附于他的灵魂所共同拥有的,因此,衣米一是一个拒绝灵魂独自远游的诗人,她需要的是身体带着灵魂在生活里散步。她也会偶感孤独,那是一种担忧,她担忧的是一种灵魂的孤独无依,她似乎是在用诗来调和肉体与灵魂之间的矛盾:“我需要一间房子/来证明我是有家可归的。/我需要一个丈夫/来证明我并不孤独”这样的诗句足以让灵魂感动和震撼。《今生》,的确让我有种震撼,来自赤裸裸的真实的震撼。

   读衣一米的诗,如果不给出性别,初读者很难一眼就认出是出自一位女性诗人之手,她的诗取消了性别差异。《酒店用品》、《失踪的母鸡》、《今生》、《我没有发出声音》这几个更出色。

  

   紫丁Weird111:

   衣米一,女诗人中的骑士,诗人中的反诗者。诗有女性化的器物可以不抒情而有奥秘之美,她的词汇让你感到女人每个月的那几天。解脱与苦闷。衣米一的诗有点昆德拉的味道。

   衣米一与许多女诗人拉开了间距,但是,她又有别于那些假冒女汉子的诗。衣米一的诗发出这样的诗信号:我的诗无法拆开。它们是连体的。

    

   宋雨:

   读衣米一,突然的心疼。这几首诗好像野葵花,并无明显的性别和仪态,而我想敞开衣襟抱着,“我带着爱,他们背着满筐的粮食”,就是这样。沉醉,是衣米一诗歌发明的一种物质,这么说一点不过分。特别是完整之后的延伸,但不是溢出,也就是那一小部分,好像针头之蜜十分难得,那种滋味刺激也过瘾。其实诗写最难的也在这里,要么断尾,要么摆弄的不是那么回事,这也不是说衣米一就把话说满了,NO,是沉了,成了锚。我曾说一位诗友的诗少了“荡开一脚”的功夫,非要让人家在诗中拐个弯儿出来,现在想来笑了,其实这种顺势而为,这种推进、深入,敢于一竿子插到底,读者的思绪却是飞扬的,轻盈的,这不是手腕,是铁腕了吧。常见的那些词语,不再赘述,我只说诗歌的气质和一个人的气质比她自己的影子更真实,我说如果路遇衣米一,我愿意和她走一走,自然而然的。衣米一的诗歌令人肃然起敬。

    

   我想和你虚度光阴:

   衣米一,我并不认识,但是这不妨碍对她的阅读。她的诗歌始终葆有一种明亮美好的情致,即使是破碎,即使是毁灭,她始终寻找一种温暖的方式去融化,去消解。她着力塑造一个看似日常的,但又自我化的内心幻境。她的文字干净,节奏简洁清晰、自然。她在文字中剥离世界的面纱,然后层层深入。如果非要鸡蛋里挑骨头地说些不足,我觉得她的诗歌在节奏上还可以多些变化,内容上也可以再丰富一些(当然也许她很喜欢这种节奏和内容,不去改变,对于她的写作也不会有她多影响,能一直写下去才是最为重要的)。

   我想和你虚度光阴……

   《制造》 制造充满欢愉?诗人仿佛在着意制造一种奇幻跳跃的节奏,来为结尾制造反扑的波澜…

  

   别人眼中簇拥的是我的空旷:

   最牛逼的永远是正面出彩,虽然这样难度太大了。而非剑走偏锋,虽然这样很容易擦破心灵,留下划痕。

   细读,《在火里》,不错。诗眼是倒下的灰。这是苍凉的。所以这首诗不是简单的喜悦。有洞察人生的意味。在火里,意味很多,这首尤为耐读。构成多重诗意。比如在火里,可以理解成当下很火的人的状态。。很多的火,会让人误判并遮蔽本来状态,所以诗人最后毫无质疑的说,只有这一次,是正确。也就是绝大多数人永远在臆想,被假象俘获。今天不做综评了,读来读去,从两个难度标准来看,数第1首《酒店用品》和第4首《今生》的综合值要高于其它的,衣米一的语言感觉非常棒。

  

   蒲丛:

   《在火里》这首应该是作者一种愉悦的心里描述,想象力无边。女性以女性自己的感受写,更能体会阴窥镜带给女性柔软身体里的秘密,有哪个女人喜欢那些冰冷的器物进入身体?只能是在我们身体有隐情的前提下不得不让那家伙来探测身体,《窥阴镜》这首诗其实是身体的一种呐喊。

  

   纳兰:

   你以倒下的灰来描述我。只有这一次,你是正确的。最后一句,这样一个结论,有点难以服众。用灰来描述,就是正确的?我不服。《在火里》我觉得有瑕疵。想起了洛夫写的,水来我在水里爱你,火来,我在灰烬里等你。所以,衣米一的这首诗歌的发现,缺了一点独到之处。

  

   黍不语:

   最喜欢,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失踪的母鸡。也许真有这么一只母鸡,也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