锟斤拷锟筋不止锟斤拷前锟侥癸拷锟揭o拷锟斤拷锟斤拷诗锟斤拷远锟斤拷

诗锟竭o拷志之锟斤拷之也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为志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为诗

当前位置:首页 > 当代诗

尹丽川:削得尖尖的花铅笔 |

主题:尹丽川 , 诗歌是一束光

   尹丽川:削得尖尖的花铅笔 |

  

   削得尖尖的花铅笔(5首)

  

   ◎作者:尹丽川

  

   ◎品荐:沈浩波

  

   花瓶

 

   一定有一些马

   想回到古代

   就像一些人怀恋默片

   就像一些鲜花

   渴望干燥和枯萎

   好插进花瓶

   就像那个花瓶

   白白的圆圆的那么安静

   就算落满了灰

   那些灰又是多么的温柔动人

 

   2013年5月13日

 

   县城姑娘

 

   县城姑娘穿喇叭裤、厚跟鞋

   屁股扭得紧

   心思藏得浅

   零钱掖得深

   揣着农村的肤色

   县城的瓜子

   挤上开往城市的车

   高速公路上洒满了瓜子壳

 

   2002年11月7日

   时光

  

   削得尖尖的花铅笔

   用秃的橡皮,或一把

   咬出牙印儿的三角尺

   就能让我坐回

   夏日清凉的教室

   胳膊黏在课桌上

   留下两枚月牙儿形的汗渍

   老师在黑板上写字

   白的确良衬衫隐隐透现

   两根细细的胸罩带子

   我扭头望见窗外

   操场上的灰尘

   被阳光晒得发烫

   白杨树被风吹得哗哗响

   我拎着一捆大葱

   站在人声鼎沸的市场

   和学校隔了一堵墙

   身边的爱人怀抱芹菜和鲜花

   半只粉色的塑料凉鞋埋在土里

   我望见空无一人的操场

   白杨树被风吹得哗哗响

 

   2003年4月28日

   在雍和宫

   在北方冬天

   在落叶纷飞的清寒大道

   在大美大智的佛像面前

   我几次要落泪

   又生生咽回

   我原路折返

   撞见两个穿皮裤的俊美男孩

   溢出轻薄贪婪的小歌手神色

   一次次跪倒在佛像前

   另一个中年妇女接完手机

   轻微地叹了口气

   举起三炷香

   深深埋下头颅

   一条粗大的赤金项链

   从她华贵的皮衣毛领里

   滚落到她苍白多肉的脖子上

   我倏地感到一阵冰凉

   蹲下去,捂住脸失声痛哭

   迎面朝拜的人们

   迈着急匆匆的脚步

   呼啦啦越过我的躯体

   向前奔涌,磕头如泥

 

   2003年11月24日

 

   我不能留在这里爱你

 

   每当我远离日常生活

   就会被日常生活的场景感动

   长椅上的老人他神色安详

   两个骑单车的少年在树下相遇

   停车说笑,相互点烟

   恋人们手拉手穿过人行横道

   那一刻的依恋是真心

   每当我被这日常生活的场景感动

   就忍不住要狠心逃开

 

   2004年6月1日

  

   品

  

   诗人徐江正在主编一本《1991年以来的诗歌》,他在微信上问我,能不能帮他找5首尹丽川的诗,他特别强调,像《花瓶》那样的。

  

   《花瓶》写于2003年,从写作时间看,已经处于尹丽川当年创作高峰期(2000——2004)的中后段。我隐约有些明白徐江为什么要我找《花瓶》这样的诗。对于尹丽川来说,《花瓶》这样的诗不是她当年最被称道和引发议论的。在“下半身诗歌运动”如火如荼的时候,总是那些尖锐的,写得狠的诗歌更被注目。《花瓶》不是,它简单、美好、自足、动人。

  

   我以为自己算是最熟悉尹丽川诗歌的人了,但徐江的这个建议提醒了我重新阅读尹丽川。我很轻松的在尹丽川的诗歌中找到了这5首,重读时我觉得自己又认识了一次尹丽川。诗人总是容易被其代表作遮蔽,尹丽川也不例外。与她那些饱受关注的代表作相比,这几首诗歌更有一种诗歌本身的自足。

  

   上午,去尹丽川家做客。在我忙碌的生活中,去朋友家做客,已经变成了一种奢侈而美好的奇迹。而在10年前,我们几乎是整天互相串门的朋友。我抱着她的双胞胎女儿,抱完大的,再抱小的,尹丽川像一切合格的母亲一样,给女儿喂饭。奇迹般的人生,将小尹变成了一个完美的母亲。她给我讲述关于爱和陪伴的道理,啊,这些道理我早就明白了啊,因为我在她之前早就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好久没有重读尹丽川的诗了,因为心中总有些为她离开诗歌而不爽。这次重读,最深的感受就是两个字:美好。

  

   十年间,更多杰出的女诗人跃入我的视线。但尹丽川的诗,依然让我觉得,是不一样的,无可取代的。好诗有很多,也有很多种。但能让我只是觉得美好的,依然是尹丽川的诗。

  

   她其实一直没有一本公开发行的诗集,多年以前,诗人黄礼孩曾经为她印过一本诗集,名叫《因果》,但没怎么在图书市场上流通。上次见出版家楚尘时,楚尘就说准备给尹丽川出版一本诗集,今天我问她何时出版,她说快了。祝贺她。那些美好的诗篇,将重新被更多人读到。

(本文来自微信号:诗歌是一束光)

感谢此文原创作者,来源为网络搜集,优秀的文章希望能让更多的人学习。
如有侵权,请作者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删除(首页底部有联系方式)。
关于 尹丽川

尹丽川(1973—),女,生于重庆,成长于贵州,长成于北京,著有诗文集《再舒服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