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有远方

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

当前位置:首页 > 当代诗

应召女郎(组诗) |

主题:诗歌 , 颓荡

   应召女郎(组诗) |

   图文无关

  

   应召女郎(组诗)

   2015-06-02 严彬 发表于 颓荡

 

   应召女郎

 

   在冲绳

   应召女郎

   推开了门

   太阳落在她们脸上

   她们笑着

   洗好了衣服

   她们一起对我说:

   黄昏时再见

 

 

 

   在路上

 

   一个男人

   在松树下手淫

   我看着他

   他不放弃

   动作越来越快

   我理解他:

   一定是妈妈的晚饭

   快要熟了

 

 

 

   寡居的女人

 

   她关着门

   在里面笑

   一个人笑

   笑声像衣服

   落了一地

   多么悲伤啊

   我在门外听着

   却不愿推门

   去拾起一件

   顺便和她说声:

   长夜来了

 

 

 

   恋与罪

 

   女教授

   有条紫色风衣

   是她午夜的红裙子

   她说:离我远一点

   男人才会

   走过来

   她叫她等一会

   不会太久。

 

   白天

   她学会在两个孩子面前尿尿

   拨开浓密的黑色阴毛

   背对着多风的大海。

 

 

 

   与个人无关

 

   有一扇可以打开的门

   在门内穿好衣服,散尽家财

   看到流浪汉们拆走房子

 

   在门外变成一个老头

   我五十多岁

   没有威胁

   于人无益

   将以贝类为生

 

   像鸟一样看着自己的床

   我和一个女人住在岛上

   却不常做爱

 

   我死时没有孩子

   钱在茶壶里

 

 

 

   神父

 

   患病的一九九三年

   被治疗的一九九五年

   获得罪名的一九九八年

   改过自新的二零零一年

   交好运的二零零五年

   纵欲的二零零七年

   流血的二零零八年

   走投无路的二零一零年

   受人尊敬的二零一二年

   ……

   你恶棍满盈的一生啊

 

   简介:严彬,1981年生,湖南人。

 

   《颓荡》赐稿及联系:tuidang2015@163.com

感谢此文原创作者,来源为网络搜集,优秀的文章希望能让更多的人学习。
如有侵权,请作者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删除(首页底部有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