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有远方

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

当前位置:首页 > 当代诗

米沃什《第二空间》|

主题:米沃什 , 诗歌 , 诗集

    米沃什《第二空间》|

   米沃什/花城出版社/2015-5

   内容推荐

   《第二空间》是米沃什晚年最后一本诗集,在他去世那年出版,写作时诗人已逾九十岁。如同诸多伟大的作家高龄时一样,面临大限,此时他们往往从宗教的角度寻找“生死”这个永恒问题的答案,是一生寻遍之后的唯一归宿吗?时间的意义、生命的真相,乃至神学的真伪,等等,一个老人的思考,远离了尘世的纷扰,而与终极终极世界更相接近,安静,广阔,深邃,悲悯。

米沃什在国内已经享有深远的影响,有众多崇拜者,这本诗集是首席推出,当能引起读者关注。

作者简介

米沃什一九一一年生于立陶宛,二战时参加了华沙的抵抗纳粹的运动,战后作为波兰文化专员在纽约、华盛顿和巴黎工作。一九五一年出走巴黎,一九六〇年到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任教,是美国人文艺术学院会员之一。一九八〇年获诺贝尔文学奖。二〇〇四年去世。米沃什的诗歌注重内容和感受,广阔而深邃地映射了二十世纪东欧、西欧和美国的动荡历史和命运。其主要著作除了诗歌外,还有《乌尔罗地》《路边狗》《被禁锢的头脑》等随笔和思想性著作,被视为二十世纪东欧最重要的思想家之一。

译者介绍:

周伟驰,翻译家、诗人和学者,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所研究员。出版有译诗集《沃伦诗选》《梅利尔诗选》《英美十人诗选》,诗集《蜃景》《避雷针让闪电从身上经过》,诗歌评论集《旅人的良夜》和《小回答》。

诗选

   第二空间

  

   天厅是何其地敞亮!

   经天梯走近它们。

   白云之上,便悬着极乐花园。

   灵魂把自己从肉体撕开翱翔。

   它记得有一个“向上”。

   也有一个“向下”。

   我们真的对那别一个空间失却了信心?

   天堂和地狱,都永远地消逝了?

   若无超凡的牧场,如何得到拯救?

   被定罪的,到哪里找到合适的住所?

   让我们哭泣罢,哀恸损失的浩大。

   让我们用煤渣把脸擦脏,再蓬乱头发。

   让我们哀求把它还给我们:

   那第二空间。

感谢此文原创作者,来源为网络搜集,优秀的文章希望能让更多的人学习。
如有侵权,请作者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