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有远方

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

当前位置:首页 > 当代诗

高潮是人类的一切凋零之时——严彬近作九首 |

主题:诗歌 , 现代诗

   高潮是人类的一切凋零之时——严彬近作九首 |

  

  

   一对恋人的时间简史

 

   爱玛没有进门,西风刮到门上

   她在门口站着,这位仆人的女儿

   没有拎来野葡萄

 

   我在炉前和几个人打牌

   已经输掉十个诺伊尔拉

   天色越来越暗

 

   爱玛站在门口

   捶着双手开始哭——

   她知道我已经死了

 

   秃鹰远道而来,啄食我的眼睛

   她就那样看着我出门

   将眼镜遗落在桌上

 

   在时间的四十度角,死掉也很容易

   爱玛的车撞上我的车

   昨天她坐在我身边哭了一整天

 

   2015.9.1.

 

 

   太阳照在世界上

 

   照着大地,太阳

   照着杰克和汤姆长长的鼻子

   太阳照着穷人,也照着富人

   照着好人,也照着恶棍

   太阳照着一场葬礼,同时

   照着一段爱情,莉莉和张张

   爱情像洋葱长出水仙,又从

   水仙长成一小盘枯萎的叶子

   你看着它哭泣时,太阳

   照着你弯曲的身体上一把刀的影子

 

   我看到有人杀死了你

   你痛苦地喊着,你喊着……

 

   2015.8.24.

 

 

   献给毛姆叔叔

 

   我买了一件白衬衫

   把它穿在身上

   伦敦的街头又白又亮

   我穿着白衬衫

   在谢篱大街一间商店照镜子

 

   三分钟后,这个人被挑走了

   他的身体在谢篱大街又长又白的街上露出一只脑袋,一双脚,一双手

   ——一个人原来这么简单

   下雨时我被冲进泰晤士河

   "要和你们说再见啦!"

 

   我不再吃药了

   多么难忘的一天

   我去见毛姆叔叔

   去和我的家人说抱歉

   "今年的伦敦实在太白了

   伦敦的白芍我已经看了三十四年"

 

   2015.8.22.

 

 

   如何这样也是爱情

 

   开着窗

   窗外是太阳

   是酸枣树

   金黄的阳具

   一万个人在里头熟悉

   却不说话

 

   开着窗

   因为是白天了

   在床上读《东坡传》

   听陆公子讲了三个故事

   一个老人临终时没有牵

   爱人的手

 

   开着窗

   和三个宫女聊天

   话说到一半就睡了

   她们各自做着梦

   我没有收拾旧房间

   谁来敲门都是一样

 

   没有去买新衣服

   枯枝败叶,落在桌上

   我没有洗手

   没有经过呼家楼

 

   2015.8.15.

 

 

   诗人

 

   已经写出全部的诗了

   却没有一首拥有好听的名字

   我给它们悲伤地排序

   以我母亲的终年为它们

   依次命名,有时候干脆叫《日记》

   允许它们在同一口池塘里洗澡

   --那里没有风,没有灯塔

   天亮时它们逐一上岸

 

   已经是秋天了,没有衣服

   南岸的银翘最漂亮

   我们坐在河滩上,依次渡河

   活下来的将拥有剩余的季节

   拥有母亲的终年

   像隔壁的孩子们那样结婚

   成为一家之主

   开满单色的花

 

   2015.8.12

 

 

   高潮是人类的一切凋零之时

 

   张先生,张太太

   李小姐,茉莉

   你们都不要再来了

   露露不要来了

   雅尼也不来了

   我推掉了星期五的约会

   周末只拜访陆先生

   现在,我正要去坦洲

   一路上都有颗星星跟着

   良辰美景,不可错过

   很多疾病只需要睡眠

 

   "请把橘子带回去

   尼龙网兜也要带回去

   去费德里克的船票已经取消

   白袜子可以少带两双了。"

 

   2015.8.14.

 

 

   给自己的十四行诗

 

   我有三天没写一句诗

   今天早上,和自己吵了一架

   决定不再说话

   ——妻子也同意了

 

   傍晚时见到彩虹

   后来,所有人都见到了

   彩虹出现在每个人的头顶

   端端正正的,就像我在看着他们

 

   我删掉了彩虹

   一个朋友写来一封信

   我撕掉了来信

   后来妻子回来了

   那时我已经做好晚餐

   打开窗户迎接南方和知了

 

   2015.8.3.

 

 

   尤兰达·卡斯塔纽

   (读西川译诗)

 

   我没有去过壶口瀑布,不会开车

   路过商丘时我没有下车,也爱提梁卣

   经过山海关时我没有去老龙头吹海风

   我有三个情人,常年住在昌平

 

   现在我有许多心事,我没有去耐瑞特瓦河

   整个七月只做过一个梦,昨天晚上

   我的阳具曾四次清醒,你对他说"坏家伙"

   但我没有坐火车经过陇海线,石头的阴影下沉

 

   我有金银,会造些桌椅

   麻雀飞过十二孔桥,打开医院的窗户就能看见

 

   2015.07.24.

 

 

   写给头镇的诗

 

   我想写一写头镇,事实上

   我更想写写头镇的一些小事物

   或许,就从两条狗开始

   一条白狗,一条灰狗

   出现在我的整个童年,将我驱逐

   很难想象是吗——我在镇上没有朋友

   我的朋友也是

 

   "这里没有大人物"。我爷爷曾说

   这里的医院只能缓解咳嗽,没有癌症

   不过市民生活,所有人死在自己床上

   长平街上盛产小痞子,以至于陈小花

   将孩子生到乡下。现在年青人都在街上宵夜

   他们维持晚上的秩序,路灯

   是为他们盛开的

 

   我的母亲习惯每月三次上街赶集

   严小桃也是。我的爷爷曾为我偷看严小桃的

   女性生-殖-器,用杉木棍打我的后膝

 

   如今我们生活在头镇,这里没有一个大人物

   几条狗在傍晚叫着,几只鸡在早上打鸣

   我在这里育有一子一女,在门前挖了一口新池塘

 

   2015.7.21.

 

 

   太宰治,和我

 

   娜拉也在思考

   我曾经四次想到过死

   今天新年

   有人送我一件和服

   质地是亚麻的

   大概是夏天穿的吧

   那我还是活到夏天好了

 

   娜拉也在思考

   我没有做出荒唐事

   回家时看到妻子笑脸相迎

 

 

   【作者】

严彬,男,1981年生,湖南浏阳人。在《青年文学》、《诗刊》、《北京文学》、《花城》、《汉诗》、《审视》等刊物上发表过一些诗。也写小说。曾与赵志明、远子、李唐等发起成立“十九点文学沙龙”。2008年创办凤凰网读书频道并任主编至今。个人微信号为niaasai。

感谢此文原创作者,来源为网络搜集,优秀的文章希望能让更多的人学习。
如有侵权,请作者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删除(首页底部有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