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有远方

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

当前位置:首页 > 自创诗

我们的爱情缓慢一些丨仲诗文

主题:诗文 , 什么 , 精神 , 诗会 , 情感 , 哲学 , 节奏 , 腔调 , 诗意

   他们回到了小时候的乡下。 光的隐身者、灵魂的馒头、夜的消音器与取钞机——我不能接受这样的表达,就算动用各种理论与依据,我也不会接受。是通过我出发的,是来源于我的认知。情感的所需就决定了你的造境与用词…

来源:《诗刊》2020年5月下半月刊“双子星座”栏目

图片来源于pexels.com

给那个不声不响的人写首诗吧

打理好小孩。洗完澡。把脏衣服

放进洗衣机。拖地。收捡地板的

玩具、彩笔。烧开水。拉开冰箱

察看食品。琢磨明天的早餐

看了一会儿挂钟。叹了一声

现在,那个不声不响的人

又站镜子前吹头发。擦脸。她的脸

长了些暗斑。鼻子有点塌

头发有些卷。她对着镜子

看了又看,瞧了又瞧。叹了一声

这会儿,她倒来一杯热水

让我边喝边暖手。一到冬天,我手脚

都是冰凉的。睡觉时她会把双脚搂在她怀里

让我给这个不声不响的人写首诗吧

她不是不爱说话,她的话很少

她对我不是没意见。她会把她的意见

写在纸上交给我。我俩忙忙碌碌

没有什么钱,需要应付的事情很多

就是这个不声不响的人

给了我一份儿平静与安稳

对了。她是两个孩儿的妈

她只要我相信能够看得见的

不要相信那些看不见的

她是对的

爱 情

桐花开了三朵

我们的身体又老了一些

寂静就是光线

盖过楼角里的阴影

我已不会花费时日去描绘

越来越清晰的安宁

天气干燥,四壁空空

她坐着,嚼着几粒

年前剩下的蚕豆

我看一眼,她就慌了

她一慌。就把什么都回答了

对不起,这就是我们的爱情

我们的爱情缓慢一些

不急于呈现,也没有抒情

书中也找不出这些细节

我们散着步,吃着饭

无聊时,发会儿愁

回 去

人们穿着棉衣,从林子里抬回来檩子木

霜后路滑。圆头皮鞋看起来非常沉重

老师傅脱下手套,呵着白气,搬来木马。另一个来帮忙

松树要用来做格子,粗柏树要用来做柱头。一夜低温,墨斗冻住了

刚剥皮的松柏树渗出的油。使老师傅无法施展手脚,他有些焦急

找来几把谷草,点燃,烤了烤,手中的短木尺又差点儿烧着了

一会儿。人都到齐了。筛土,装好,背土上墙。架好板墙的两个男人

一手扶着夯杵,一手指着那些背墙土妇女们,妇女边骂边咯咯地笑

放弃小洋楼,修筑土墙,是在一个夏天的午后做出的决定

那时候,房主人还住在城里。当夫妇俩决定以后

他辞掉了工作,她把小店也关了

他们回到了小时候的乡下。他备好了锄头,木铲,铁铲

白天,他把收回来的木柴码在后院

有时候夜里,他忙着设计,画图纸

有时候,他们什么也不做,偎依在一起

炉子上炖着食物,他们会心满意足地喝上一杯

谈诗碎笔

仲诗文

陈词滥调是诗的一大忌。如何避免?对事物独立的思考,并准确的传达,是手段之一,而不是直接拿来约定俗成的词与句子。这里涉及到真正的文学认知,精神启蒙,和情感过滤之后的真诚表达。

诗歌其实是简单的,灵与性的。灵性是轻盈的、通透的。感性是任性的、自我的。丧失了这些特性,诗很难获得大众的认同。

光的隐身者、灵魂的馒头、夜的消音器与取钞机——我不能接受这样的表达,就算动用各种理论与依据,我也不会接受。纯语言诗、纯技术诗并不是诗,只是一种诗的阴影或者诗的知识。

诗歌应该是一点一点来表达某种发现,或某种感受与想法。是通过我出发的,是来源于我的认知。因此,诗歌不是繁复,一首诗不能承受太多内容。试图把哲学强加于诗歌的人,是不对的。诗歌的能力就是化繁为简,而哲学是化简为繁。哲学是某种程度的精确,而诗歌是某种程度的概括,有一种模糊性。一首诗要来表达哲学观念,诗会艰涩,诗会冗繁,诗会痛苦。

诗及诗意,是美好的,也有疼痛的诗意,疼痛的诗意也是美好的。疼痛的诗意不是戾气。

诗的完整性,是从主题、腔调、情感、节奏、造境、择词这几方面来考虑的。什么样的主题就要什么的腔调,什么样的腔调就带出什么样的情感,什么样的情感就决定什么样的节奏。情感的所需就决定了你的造境与用词。一首诗是否完整,读起来是不是漏气,是不是后劲乏力,是不是用词不妥,节奏不对,只要根据其主旨,就可以察其一二来。

陌生化这个诗歌用语来源于西方诗学体系。真正了解陌生化的人,且能弄懂、弄透彻的人又有多少?大多数以为陌生化就是对一个意象奇异的表达或描述,这是一种错误。陌生化是指切入诗歌的角度新鲜与少有。

诗歌是精神的产物。精神需要精准语言来承载,精神又是超越语言的。精神也不分现代派与后现代派。精神就是精气神。这种精气神可以是向上的,向下的,激进的,保守的。所以动不动先锋,很可疑。

诗不一定有优美的词句。有优美词句样子的东西,不一定是诗。风花雪月,亭台楼榭,小窗珠几,团扇胭脂,鲜衣怒马等等,是情景与意景。跟诗还差一段距离。

诗歌在很大程度就是认识论。你看到的东西不一定就知道与明白。认识论就是发现,并且准确地传达出来。如果诗歌的语言没有准确、新鲜地传达、发现与认识,你的写作,无论你动用什么样的语言,你的诗都是苍白无力的。

感谢此文原创作者,来源为网络搜集,优秀的文章希望能让更多的人学习。
如有侵权,请作者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