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有远方

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

当前位置:首页 > 自创诗

米兰·昆德拉获卡夫卡奖 霍金传记出版 女性小说奖揭晓 9月

主题:霍金 , 克莱夫·詹姆斯 , 卡夫卡 , 米兰·昆德拉 , 传记 , 小说 , 外刊

   安内达认为,通过捕捉声音和光线,诗歌还能让现实真正成为现实:“伊丽莎白·毕晓普说自己是‘我已经看过’的诗人,而我更是一位是‘我听过’的诗人。”在当时,哈姆雷特和哈姆奈特这两个名字可以互换使用,因此,为什么莎士…

月末月初,我们纵览近一个月内全球文学期刊聚焦的话题,遴选其中有趣、新颖、观点介绍给大家。

9月,全球出版与文学活动趋于常态化,多个文学奖揭晓,玛姬·奥法瑞尔获得第25届女性小说奖、米兰·昆德拉获得卡夫卡奖,他的最新小说正在翻译成捷克文。诗歌在多个媒体选题中成为重要谈论对象,或许疫情之下,诗歌重新被赋予了信念传递给彼此。

《巴黎评论》|安东内拉·安内达谈诗歌

展开全文

生于1955年的安东内拉·安内达(Antonella Anedda)是意大利最受赞誉的当代诗人之一,曾获意大利众多奖项。她的写作准确、精致,关注了家乡撒丁岛的历史和地理。在本期《巴黎评论》中,安东内拉·安内达谈到了自己的诗歌启蒙。七岁时,她的家人在她的面前逝世,而到了十三四岁时,在撒丁岛的一个小村庄里,她从广播中听到了俄国诗人亚历山大·勃洛克的诗句。勃洛克的诗句让她明白,诗歌也许可以与死亡建立起联系,并将当下的世界转化为另一个时空。在她看来,写实是为了增强现实,同时也是为了破坏现实。就像艾米丽·狄金森在《带给我杯中的落日》里所说的那样,在诗歌中,日常中可见的事物可以被重新构想。安内达认为,通过捕捉声音和光线,诗歌还能让现实真正成为现实:“伊丽莎白·毕晓普说自己是‘我已经看过’的诗人,而我更是一位是‘我听过’的诗人。”

《爱尔兰时报》|玛姬·奥法瑞尔获女性小说奖

九月,玛姬·奥法瑞尔(Maggie O'Farrell)击败布克奖得主希拉里·曼特尔、伯纳丁·埃瓦里斯托,凭借《哈姆奈特》 ( Hamnet ) 赢得了第25届女性小说奖。评委会认为,《哈姆奈特》表达了“关于人类经验的深刻见解”。小说以莎士比亚唯一的儿子哈姆奈特为名,讲述了这个因黑死病逝去的男孩的一生。根据历史记载,哈姆奈特死于1596年的夏天,年仅11岁。四年后,《哈姆雷特》首次演出。在当时,哈姆雷特和哈姆奈特这两个名字可以互换使用,因此,为什么莎士比亚要这部戏剧以儿子命名,成为玛姬·奥法瑞尔探索的问题。此外,玛姬·奥法瑞尔还让莎士比亚的妻子安妮·海瑟薇成为叙事的主角。人们总觉得安妮·海瑟薇是一个无知的农民,她的欺骗使得莎士比亚逃到伦敦,但记录显示,安妮曾被父亲称为阿格尼丝(Agnes),在收到父亲慷慨的嫁妆后,她成功了经营了制麦生意。在奥法瑞尔看来,安妮·海瑟薇的智慧程度被大大低估。

《卫报》|霍金传记出版

出生于1954年的列纳德·蒙洛迪诺(Leonard Mlodinow)是美国著名理论物理学家,也曾和霍金合作完成了《时间简史》和《大设计》(The Grand Design)。在他最新推出的回忆录《斯蒂芬·霍金》 (Stephen Hawking:A Memoir of Friendship and Physics)中,列纳德·蒙洛迪诺回忆了《时间简史》和《大设计》的写作过程、他和霍金的相处和发生在霍金身上的趣事。列纳德·蒙洛迪诺提到,熟识霍金的人可以通过解释他的面部表情来理解很多东西,而不是等待计算机的回复。另外,霍金在撰写《大设计》时曾有争议地指出“哲学已死”,这意味着理论物理学已经取代了哲学,成为我们现在提出和回答有关现实本质的最深层问题的手段。蒙洛迪诺希望改成更温和的“作为理解物理世界的方法,哲学已死”,但是霍金认为,长句没有什么冲击力。蒙洛迪诺说,霍金知道这会引起争议,但他“喜欢引起轰动”。

《泰晤士报》|克莱夫·詹姆斯遗作出版

2019年,澳大利亚裔英籍作家克莱夫·詹姆斯(Clive James)在英国剑桥的家中去世,享年80岁。拥有文学评论人、诗人、小说家、译者等多重身份的克莱夫·詹姆斯曾被《纽约客》形容为“一群才子的集合体”,而他的文学评论著作《文化失忆》则被库切称为“文明的速成课程”。近日出版的评论集 The Fire of Joy 是克莱夫·詹姆斯的最后一本作品,在书中,克莱夫·詹姆斯对80篇自己最喜欢的诗进行了分析和评论。詹姆斯一生都沉迷于诗歌。在生命的最后几个月,他的视力因手术而受损。在无法阅读的情况下,克莱夫·詹姆斯回忆了所有自己无法忘记的诗歌。评论认为,The Fire of Joy记录了克莱夫·詹姆斯人生的最后一段旅程,从16世纪诗歌到当代诗歌,詹姆斯提供了批判性的注解、诗歌对自己的影响和对于诗歌写作技巧的分析。

捷克新闻通讯社|米兰·昆德拉获卡夫卡奖

9月20日,米兰·昆德拉获得捷克共和国最负盛名的文学奖之一弗朗茨·卡夫卡奖。弗朗茨·卡夫卡协会主席表示,昆德拉对捷克文化做出了“非凡的贡献”,并在欧洲和世界文化中做出了“不容置疑的回应”。据称,91岁的昆德拉在电话中说自己“很高兴”接受了这一奖项,特别是因为他对卡夫卡的钦佩。在被流放四十多年后,米兰·昆德拉于去年恢复了捷克国籍。此后,昆德拉将自己的图书馆和档案馆捐赠给了布尔诺的摩拉维亚图书馆。九月早些时候,昆德拉已经允许将他的最新小说翻译成捷克文,这是他自1993年以来首次允许被翻译成捷克文的小说。该书的译者安娜·卡列尼诺娃(Anna Ka r eninová)告诉布尔诺日报(Brno Daily),她翻译了10份草稿,昆德拉的妻子又花了两个月帮助完善译稿。

新媒体编辑:郑周明

配图:相关媒体封面

感谢此文原创作者,来源为网络搜集,优秀的文章希望能让更多的人学习。
如有侵权,请作者联系我们,第一时间删除(首页底部有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