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有远方

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

当前位置:首页 > > 古诗词 > 诗经

诗经·关雎

《诗经·关雎》原文: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诗经·汉广

南有乔木,不可休思。 汉有游女,不可求思。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 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楚。 之子于归,言秣其马。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 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蒌。 之子于归,言秣其驹。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 江之永矣

诗经·麟之趾

麟之趾,振振公子,于嗟麟兮。 麟之定,振振公姓,于嗟麟兮。 麟之角,振振公族,于嗟麟兮。

诗经·汝坟

遵彼汝坟,伐其条枚。未见君子,惄如调饥。 遵彼汝坟,伐其条肄。既见君子,不我遐弃。 鲂鱼赪尾,王室如毁。虽则如毁,父母孔迩。

诗经·芣苡

采采芣苡,薄言采之。采采芣苡,薄言有之。 采采芣苡,薄言掇之。采采芣苡,薄言捋之。 采采芣苡,薄言袺之。采采芣苡,薄言襭之。

诗经·兔罝

  肃肃兔罝,椓之丁丁。赳赳武夫,公侯干城。   肃肃兔罝,施于中逵。赳赳武夫,公侯好仇。   肃肃兔罝,施于中林。赳赳武夫,公侯腹心。

诗经·桃夭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诗经·螽斯

螽斯羽,诜诜兮。宜尔子孙,振振兮。 螽斯羽,薨薨兮。宜尔子孙。绳绳兮。 螽斯羽,揖揖兮。宜尔子孙,蛰蛰兮。

殷其雷

《诗经·殷其雷》这首诗用雷声起兴,以重章复叠句的形式唱出了雷声飘忽不定的特点,还引出妻子对丈夫行踪无定漂泊生活的挂念。

诗经·樛木

  南有樛木,葛藟累之。乐只君子,福履绥之。   南有樛木,葛藟荒之。乐只君子,福履将之。   南有樛木,葛藟萦之。乐只君子,福履成之。

泉水

诗经《泉水》原文:毖彼泉水,亦流于淇。有怀于卫,靡日不思。娈彼诸姬,聊与之谋。我思肥泉,兹之永叹。思须与漕,我心悠悠。驾言出游,以写我忧

二子乘舟

二子乘舟,泛泛其景。愿言思子,中心养养!二子乘舟,泛泛其逝。愿言思子,不瑕有害?——诗经《二子乘舟》原文。

羔羊

《诗经·羔羊》是一首反映当时在位官员与老百姓相处的民歌,或说是赞美在位者的纯正之德,或说是讽刺当时尸位素餐的官员。

诗经·卷耳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置彼周行。(寘 通:置) 陟彼崔嵬,我马虺隤。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怀。 陟彼高冈,我马玄黄。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 陟彼砠矣,我马瘏矣,我仆痡矣,云何吁矣。

诗经·葛覃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萋萋。黄鸟于飞,集于灌木,其鸣喈喈。 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莫莫。是刈是濩,为絺为绤,服之无斁。 言告师氏,言告言归。薄污我私,薄浣我衣。害浣害否,归宁父母。

静女

诗经名篇《静女》全文: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静女其娈,贻我彤管。彤管有炜,说怿女美。自牧归荑,洵美且异。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

行露

诗经中《行露》这首诗描写了一位身处艰险环境却为爱情甘愿不断抗争的女子,道出了该女子意志的坚强和人格的独立。

甘棠

《甘棠》这首民歌以棠梨树为喻,抒发了人民对周召公姬奭德政教化的感激及对召公的怀念之情。

摽有梅

《诗经摽有梅》描写了一位已到婚嫁年龄姑娘,面对众多男子却尚无意中人,对爱情充满渴望与呼唤,恨嫁之情意于言表。

匏有苦叶

诗经《匏有苦叶》是一首爱情诗,原文为:匏有苦叶,济有深涉。深则厉,浅则揭。有弥济盈,有鷕雉鸣。济盈不濡轨,雉鸣求其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