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有远方

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

当前位置:首页 > > 古诗词 > 五代词

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

《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原文: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一般 一作:一番)

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

南唐后主李煜古诗《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浪淘沙令·帘外雨潺潺

南唐后主李煜的词《浪淘沙令·帘外雨潺潺》全文: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长相思·一重山

《长相思·一重山》原文: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菊花开,菊花残。塞雁高飞人未还,一帘风月闲。

女冠子·星冠霞帔

唐五代词人牛峤的词《女冠子·星冠霞帔》原文:星冠霞帔,住在蕊珠宫里,佩玎珰。明翠摇蝉翼,纤珪理宿妆。醮坛春草绿,药院杏花香。青鸟传心事,寄刘郎。

女冠子·凤楼琪树

唐五代词人鹿虔扆的词《女冠子·凤楼琪树》原文:凤楼琪树,惆怅刘郎一去,正春深。洞里愁空结,人间信莫寻。竹疏斋殿迥,松密醮坛阴。倚云低首望,可知心?

抛球乐·逐胜归来雨未晴

唐五代词人冯延巳的词《抛球乐·逐胜归来雨未晴》原文:逐胜归来雨未晴,楼前风重草烟轻。谷莺语软花边过,水调声长醉里听。款举金觥劝,谁是当筳最有情。

河传·风飐

唐五代词人孙光宪的词《河传·风飐》原文:风飐,波敛,团荷闪闪,珠倾露点。木兰舟上,何处吴娃越艳:藕花红照脸。大堤狂杀襄阳客,烟波隔,渺渺湖光白。身已归,心不归,斜晖,远汀鸂鶒飞。

浣溪沙·桃杏风香帘幕闲

唐五代词人孙光宪的词《浣溪沙·桃杏风香帘幕闲》原文:桃杏风香帘幕闲,谢家门户约花关,画梁幽语燕初还。绣阁数行题了壁,晓屏一枕酒醒山,却疑身是梦魂间!

贺明朝·忆昔花间相见后

唐五代词人欧阳炯的词《贺明朝·忆昔花间相见后》原文:忆昔花间相见后,只凭纤手,暗抛红豆。人前不解,巧传心事,别来依旧,辜负春昼。碧罗衣上蹙金绣,睹对对鸳鸯,空裛泪痕透。想韶颜非久,终是为伊,只恁偷瘦。

江城子·竹里风生月上门

唐五代词人和凝的词《江城子·竹里风生月上门》原文:竹里风生月上门。理秦筝,对云屏。轻拨朱弦,恐乱马嘶声。 含恨含娇独自语:今夜约,太迟生!斗转星移玉漏频。已三更,对栖莺。历历花间,似有马蹄声。含笑整衣开绣户,斜敛 手,下阶迎。

贺明朝·忆昔花间初识面

唐五代词人欧阳炯的词《贺明朝·忆昔花间初识面》原文:忆昔花间初识面,红袖半遮,妆脸轻转。石榴裙带,故将纤纤玉指偷捻,双凤金线。碧梧桐锁深深院,谁料得两情,何日教谴绻?羡春来双燕,飞到玉楼,朝暮相见。

浣溪沙·春到青门柳色黄

唐五代词人冯延巳的词《浣溪沙·春到青门柳色黄》原文:春到青门柳色黄,一梢红杏出低墙,莺窗人起未梳妆。绣帐已阑离别梦,玉炉空袅寂寥香。闺中红日奈何长。

贺圣朝·白露点晓星

唐五代词人佚名的词《贺圣朝·白露点晓星》原文:白露点晓星明灭,秋风落叶。故址颓垣,冷烟衰草,前朝宫阙。长安道上行客,依旧利深名切。改变容颜,消磨今古,陇头残月。

满宫花·雪霏霏

唐五代词人魏承班的词《满宫花·雪霏霏》原文:雪霏霏,风凛凛,玉郎何处狂饮?醉时想得纵风流,罗帐香帷鸳寝。春朝秋夜思君甚,愁见绣屏孤枕。少年何事负初心?泪滴缕金双衽。

蝶恋花·几度凤楼同饮宴

唐五代词人冯延巳的词《蝶恋花·几度凤楼同饮宴》原文:几度凤楼同饮宴。此夕相逢,却胜当时见。低语前欢频转面,双眉敛恨春山远。蜡烛泪流羌笛怨。偷整罗衣,欲唱情又懒。醉里不辞金爵满,阳关一曲肠千断。

浣溪沙·独立寒阶望月华

唐五代词人张泌的词《浣溪沙·独立寒阶望月华》原文:独立寒阶望月华,露浓香泛小庭花,绣屏愁背一灯斜。云雨自从分散后,人间无路到仙家,但凭魂梦访天涯。

更漏子·三十六宫秋夜水

唐五代词人欧阳炯的词《更漏子·三十六宫秋夜水》原文:三十六宫秋夜水,露华点滴高梧。丁丁玉漏咽铜壶,明月上金铺。红线毯,博山炉,香风暗触流苏。羊车一去长青芜,镜尘鸾影孤。

谒金门·秋已暮

唐五代词人牛希济的词《谒金门·秋已暮》原文:秋已暮,重叠关山岐路。嘶马摇鞭何处去?晓禽霜满树。梦断禁城钟鼓,泪滴枕檀无数。一点凝红和薄雾,翠蛾愁不语!

浣溪沙·花渐凋疏不耐风

唐五代词人孙光宪的词《浣溪沙·花渐凋疏不耐风》原文:花渐凋疏不耐风,画帘垂地晚重工,堕阶萦藓舞愁红。腻粉半沾金靥子,残香犹暖绣熏笼,蕙心无处与人同。